织梦CMS - 轻松建站从此开始!

www.qaooo.cn

当前位置: 主页 > 业内 >

瓦房店监狱犯人狱中被打死,跪求有关部门,媒体关注此事,还原真像!!!

时间:2019-04-02 15:41来源:网络整理 作者:采集侠 点击:
1、诉求根基环境 1、 吴玉锋:男,1968年5月4日出生,汉族,小学文化,农夫,户籍地址地:辽宁省瓦房店市复州城镇
  1、诉求根基环境

  1、 吴玉锋:男,1968年5月4日出生,汉族,小学文化,农夫,户籍地址地:辽宁省瓦房店市复州城镇镇海村老古沟屯55号。

  2011年8月17日,因为村民关淑珍(女)因地皮纠纷涉嫌存心杀人罪被刑事拘留,同年8月31日被捕,2012年2月13日被大连市中级人民法院判死刑宽限两年执行,于2012年5月入瓦房店牢狱服刑。2014年4月24日晚7点52分接到瓦房店牢狱 副大队长刘辉的电话,奉告吴玉锋灭亡,死在瓦房店626医院,让家眷尽快到医院。吴玉锋未犯法时,母亲糊口多由他来照顾和赡养。

  2、 上访诉求人的自然环境:

  吴玉兴(死者的弟弟):男,1970年5月21日出生,现年46岁,户籍地址地:瓦房店市
  自然环境:本人大学本科学历,现就职于瓦房店市第二十二低级中学西席,家里有老婆、女儿扶养,上有母亲李振英需要赡养,现年73岁,身体状况欠好,高血压、冠心病、眩晕病、子宫肌瘤。2014年7月做手术,至今精力天天都被疾病熬煎,又由于鹤发人送黑发人的冲击,随时随地都有生命危险,无经济来历,无劳动本领。上有哥哥也无经济供应于母亲,现由我来赡养,我也是入和支出不成比例,压力极其严重。父亲:吴忠仁,男,1943年7月9日出生,汉族,农夫,和母亲配合居住,父亲于2013年5月23日归天,因为父亲吴忠仁无法遭受哥哥进牢狱事的精力冲击,导致哮喘、肺气肿复发,终因医治无效归天。母亲因父亲、哥哥归天的双重冲击,至今也是精力萎靡不振,时有认错人,总有把我当成哥哥来认。我的精力也饱受着失去父亲、哥哥,担忧母亲的安危的熬煎。

  我此刻的糊口也呈现了让我入不够出的排场,我四处举债来保障母亲的疾病的治疗,精力上的安抚和扶养承担的一切糊口所需的用度。母亲此刻的糊口状况,居住的衡宇要面对着维修,我无力、也无经济本领来包袱。

  2、事实颠末(简述)

  2014年4月24日晚8点阁下,我在家里接到瓦房店牢狱第九大队副大队长刘辉打来的电话,奉告哥哥吴玉锋灭亡,所在是626医院,让我们家眷赶忙已往。我放下电话脑筋一片空缺,我要把这个噩耗汇报谁啊,汇报母亲?不可,老人包袱不了,再有闪失,我就没法活了,我想来想去,给我年迈吴玉东打电话,说了环境,让年迈赶往626医院。我是先到的626医院,我给刘辉打电话,刘辉到626医院一楼大厅把我领到大夫值班办公室,狱医汇报我说,我二哥(吴玉锋)其时吃晚饭时抽搐,就送到医院急救,7点02分送到医院。其时在办公室的一名男大夫(给吴玉锋急救的大夫)对我说:“吴玉锋送来医院时无呼吸、无应答、瞳孔放大,可是,不能因为患者没有呼吸了我们就不急救,,急救到7点52分公布灭亡。

  哥哥(吴玉东)8点30分阁下到626医院,我和哥哥一起赶到了626医院的门诊室的急诊室,其时瓦房店个中的一个狱警汇报我们这就是吴玉锋,个中瓦房店的一个牢狱狱警揭开蓝色盖在身体上票据,我看到是吴玉锋,他平躺在床上,身穿劳改服没捆裤腰带,由年迈吴玉东脱了衣服,发明尸体冰冷,已经僵硬,看到面部恐慌状,眼睛睁开,眼珠瞪视,表情紫玄色,嘴张开呈圆恐状,能放一个鸡蛋大,脖子呈紫玄色,前胸淤青多处,两肋淤青多处,肚子有的处所是淤青,有的处所呈紫色;两腿:右腿明明比左腿粗,大腿呈紫玄色;左腿:左腿明明比右腿细,直观正常,颜色也有淤青但不重;脚:双脚根基正常,出格精明的是脚趾甲过长有5公分,右脚鞋没有了,我问牢狱警员鞋哪去了,他们说抬他的时候丢的;双上肢:右胳膊左胳膊颜色根基正常,青黄色,双手手腕的手背上腕处有一个圆坑,有大拇指大,双手腕处有一圈黑紫色(开庭时监犯讲:吴玉锋在小号里一直是双手背拷);掀开身体,后背呈紫赤色,面部呈紫赤色,头部是凹凸不服(我亲自摸二哥的头)头发湿漉漉的,黏糊糊的,头发有半公分阁下,其他后屁股没有太大的变革,这时我才相信二哥真的死了。看完尸体后我什么话也没有讲就走了,回家拿相机又回到了停尸的处所,我要对吴玉锋尸体举办拍照,瓦房店牢狱狱警刘辉等十几人不让照相,并说:“你们家眷看完尸体,我们要把尸体移到殡仪馆里.我和年迈就不让移动尸体,事没有办理,没有明晰灭亡原因,不知道灭亡真相之前不能移动尸体。瓦房店牢狱的狱警们就要拉走尸体,我和我哥哥强烈要求照相,瓦房店牢狱狱警强烈阻拦,这样环境下,瓦房店牢狱的在场狱警中有人报警了。110的派出所来出警后到现场来办理是:让我照相,照片和相机存放在派出所,其时我没承诺,我蒙了,一心想照相,他们就不让拍,功效对峙了三四个小时,这时候的时间是下半夜2点阁下,在这种环境下,派出所不了了之的走了,这时,瓦房店牢狱又叫了殡仪馆的车要拉走尸体,我们哥俩就是不让拉走吴玉锋的尸体,殡仪馆从11点、12点、2点来了三次车,看我们不让拉,殡仪馆的车就走了。我们两边都在对峙,对峙到天亮,在对峙进程中,瓦房店牢狱的狱警傍边有人不断的打电话,包罗刘辉,尚有110的警员也打过电话,至于他们在打电话中讲些什么,打给谁,我都不清楚。天亮后,瓦房店牢狱的医警说:这个案子已经报到省里了(详细没说什么单元),对你哥哥的尸体要举办查抄 ,中午(4月25日)就来人剖解。我和哥哥尚有瓦房店牢狱的刘辉等人的狱警都没有走,一直在等省里来人剖解尸体,同时瓦房店牢狱的狱警看着我们不让照相。比及中午12点时,来了4小我私家,身穿便服,只是说我们是大连市城郊区查看院的,对吴玉锋的尸体举办查抄,首先举办全身照相,从新到脚,从前到后,都照相,照相后对尸体身体上的伤举办检讨,检讨后,大连城郊区查抄院苏千魁(厥后知道他的名字)说:吴玉锋的尸体剖解可以选择在两个剖解单元,一是大连医学院的剖解单元,二是大连查看院的剖解单元(其时是2014年4月25日礼拜五)。苏千魁对我说:你们可以在礼拜一把剖解尸体的申请递上来,我们就来人举办尸体剖解。其他城郊区查看院的人员没有汇报我们尸体存放留意什么,什么时间是灭亡后尸体最佳剖解时间。我和哥哥就同意了,把吴玉锋的尸体存放在瓦房店龙山殡仪馆的43号箱。存放手续什么也没给我们,其时存放43号箱是群定无疑,当天下午3点今后,我们都分开了龙山殡仪馆,我和哥哥就回家了。

  2014年4月28日(礼拜一),我和哥哥到瓦房店牢狱找狱长时,筹备和牢狱里磋商关于吴玉锋尸体剖解的事和递交剖解申的事,正好碰上大连市城郊区查看院的苏千魁、郝晨光两小我私家在瓦房店牢狱的北门欢迎室,有瓦房店牢狱第九大队的大队长吕传贵、副大队长刘辉,看到他们都在,我说我要见牢狱长,我要研究剖解的事,其时在场的瓦房店牢狱的3、4小我私家,个中有一小我私家说:你们没有资格见狱长,吴玉锋的案子由我全权认真,你们有什么事和我讲(其时他并没有跟我说他是干什么的,姓什么,厥后知道姓史)。这时大连城郊查看院的苏千魁对我们说:尸体剖解的事等尸表检讨功效出来后再剖解。我们问什么时候出功效,城郊查看院苏千魁说:得三两天,其时他们并没有要我们的剖解尸体的申请。就直接说:归去等尸表检讨功效吧。我和哥哥归去了。我在家里等,左等右等都没有信,这个急啊!比及2014年5月26日,吴玉兴打电话给大连城郊区查看院的苏千魁,询问尸表查抄功效,苏千魁说尸表功效出来了,口头汇报功效,其它什么也没讲就挂断了。

  2014年5月末,我就找到大连城郊区查看院,递交了吴玉锋的尸体剖解申请书。申请书内容:我们要求本身找尸体剖解单元,不接管城郊区查看院提议的大连查看院的剖解单元。其时他们的复原是归去研究。递交申请书交给苏千魁、郝晨光,两位查看院人员说:你们可以归去了,研究功效出来后,我们通知你们。这时苏千魁问我:你们找到剖解单元是什么单元?我说:是大连泛爱剖解中心。半个月后接到大连城郊区查看院苏千魁的电话说:研究功效出来了,差异意你们找的剖解单元,我们查看院本身找尸体剖解单元是大连查看院的剖解单元。我其时说差异意。他说:你差异意也得同意。还说:你要找单元剖解尸体你本身去找瓦房店牢狱磋商,剖解功效和我们没有干系,我们大连查看院办案,你们可以找人监视。我又开始写递交剖解尸体申请书,我再交剖解尸体申请书时,递交时,城郊区查看院苏千魁就说我递交的申请(剖解尸体申请书)不及格,差池(其时郝晨光在场)。厥后我继承递交,重复写重复不及格!到2014年7月20日阁下,我就按城郊区查看院苏千魁要求写的尸体剖解申请书,没有退回,过了一周后,2014年7月29日通知我,吴玉锋的尸体可以剖解了,单元是大连查看院。29号上午午,介入剖解单元有:有三小我私家其时姓什么叫什么都不知道,身着便装,没有出示任何证书、证件,就是说剖解尸体来了。牢狱介入人员:徐善学(瓦房店狱政科科长)等6人。城郊区查看院介入了2人,曹辉、郝晨光。吴玉锋的家眷有:孙凤琦,男,死者姑舅叔;程艳娥,女,死者婶婶;吴玉东,男,死者年迈;吴玉兴,死者弟弟。徐长荣,男,瓦房店公安局的剖解师,(曾经是,此刻离退)

  所在:龙山殡仪馆的二楼的一个房间里,现场全程录像(此刻录像质料在哪谁都不知道)。现场我们家眷要录像,查看院和牢狱都不让录像。

  家眷要求,剖解之前我们说:1、重要脏器取部门拿走,2、火葬前脏器再拿返来。

  剖解之后,脏器他们全部拿走了。

  剖解进程:1、开胸取脏器,2、头颅开盖取脑,3、有关外伤的处所剖开照相,并取个中一块皮。

  剖解竣事询问照相几多张,拍了74张后又增补几张。

  在剖解前,在现场,由大连城郊区查看院的曹辉息争剖中戴眼镜的人重复汇报我们一个月出功效,我和家人一行回家里等功效(9月26日出的功效,十月6日才通知我们)。

  2014年8月份开始,我就上瓦房店牢狱找到欢迎室,要求见瓦房店的牢狱长,欢迎人说我们给你接洽,打过电话后,等来的不是狱长,是徐善学。徐善学说:我就可以代表狱长办理你们的事,问你们有什么问题。我说:就要你们牢狱提供应我全程从2014年4月9日到2014年4月24日吴玉锋勾当范畴的监控录像(其实我们4月28日就提出要全程监控录像),徐善学说:此刻这些质料全部在查看院,这个监控录像你们此刻不能看,案子此刻是侦察阶段,比及了法院开庭,你们就可以看到。我们重复要监控录像无果。答复老是这样。我又去城郊区查看院要求看吴玉锋灭亡前的监控录像(2014年4月9日到2014年4月24日)城郊区查看院苏千魁答复:这是我们的事情,我们的资料就在后头的柜子里,此刻是侦察阶段,我们不能给你看,你要看到瓦房店牢狱看,瓦房店牢狱有原始的监控录像。我听了苏千魁的答复后,我顿时回到瓦房店牢狱要监控录像。欢迎的徐善学说:此刻是侦查阶段不能给你,比及开庭才气答允看。2014年11月2日,我又到城郊区查看院,城郊区查看院的大厅欢迎我的人说:吴玉锋长短正常灭亡。并说瓦房店牢狱有原始监控录像资料的。我又回到瓦房店牢狱要监控录像,答复照旧和以前一样。

  2014年4月28日,其时瓦房店牢狱刘辉给我打电话问我:吴玉锋这事你要几多抵偿?其时我说:按正常抵偿。没有说出来详细的数额。2015年4月份,瓦房店牢狱的徐善学来电话说,让我到瓦房店牢狱北门的办公室,谈一谈吴玉锋灭亡抵偿的事。徐善学说,瓦房店牢狱抵偿30万元,来由:吴玉锋被打死,瓦房店牢狱有责任,禁锢干警也要包袱责任,打死监犯吴玉锋的四名监犯也有责任,没说详细处理惩罚功效。我说30万元的抵偿差异意,假如30万的几倍就同意。徐善学差异意,我就分开瓦房店牢狱。之后,徐善学多次打电话说抵偿,40万,50万,60万,90万。我复原是:我要求知道事实真相,然后再谈抵偿。徐善学说:你的要求我们不能办理。

  2015年8月中旬,大连法院发公牍通知,通知吴玉锋的家眷在2015年8月30日到瓦房店牢狱开庭,时间:2015年8月30日上午10点。

  死者吴玉锋家眷:孙凤琦、程艳娥、李振复、吴玉东、吴玉兴。

  我们一行五人家眷在9点到了瓦房店牢狱北门,进牢狱前,狱警把我们拦住,不答允我们进这么多人,只让我和年迈吴玉东进去,而且对我们两人搜身,手机搜走。

  我们随狱警和四位被告的监犯家眷,被告家眷带状师一同到了牢狱法庭。到了牢狱法庭见到大连市查看院:林雨峰和一名女查抄员(不知姓名,职务不知)。大连市法院4人:张真、林驰、徐静华,别的一人不详(女的)坐在电脑前打字。审判长:张真(男);陪审员:林驰、徐静华。

  瓦房店牢狱人员没有介入。

  四名被告是瓦房店牢狱的四名服刑监犯,瓦房店牢狱的狱警带过来,四监犯都戴手铐并排坐在椅子上,跟前没有狱警站立,法庭附近有瓦房店牢狱的狱警,在四被告监犯家眷的后头站立,没有看到现场有录像和监控探头。人员到位后,大连法院审判长张真开始发言:公布法庭规律,正是开庭,带走3个监犯,留下一个监犯。审判长张真问:被告崔颖:什么时间打的吴玉锋?怎么打?拿什么打?为什么打?
  崔颖答复后带下去带回第二个被告邹德锦
  邹德锦答复:打一次,因为坐的姿势差池,用手大的,打到去了三次医院。还说,各人都知道吴玉锋有病,我们小号的人都不知道有病,又说4月17日去的医院。
  第三个被告监犯于永波:张真问:你打没打吴玉锋?你什么时候值班?你发没发明吴玉锋身上有伤?
  于永波答复:我没有打,我是无罪的,我是夜班,发明吴玉锋18号半夜到19号半夜不走路了,24号我发明吴玉锋有伤,吴玉锋24号早晨尿裤子了,又说18-24号吴玉锋坐着在没有站起来过,我们去拽吴玉锋让他站起来,吴玉锋站不起来,还往我们身上吐痰,吴玉锋去了3次医院,17日,21日,23日。
  第四个被告陈振军:张真问:你打吴玉锋了吗?你知不知道吴玉锋有病?你知不知道吴玉锋右腿青肿的锋利?身上有伤你是否知道?半途吴玉锋去了屡次医院?陈振军答复:我没有殴打吴玉锋,不知道吴玉锋有病,不知道腿肿的原因,有伤没有记录,去了三次医院。4月17日,吴玉锋喘气半小时,4月20日在十监区三天未进食,吴玉锋背带着手铐老是压着呼吸。

  四个监犯又都回到本来的位置。法院张真又说:‘‘你们对吴玉锋被打致灭亡,你们认不认罪?四名被告都认罪。张真又说:你都认罪了你们对吴玉锋的灭亡有没有抵偿?

  下面就是研究对死者吴玉锋家眷的抵偿问题,公布休庭。四名被告监犯和他们家眷磋商抵偿问题,5分钟后,大连法院的徐静华汇报我没有抵偿。于是公布开庭竣事,全体全部退庭分开。退庭后的路上(在牢狱内)张真对我说:你看跟牢狱要几多钱,我和瓦房店牢狱协商,我们没有抉择权。吴玉兴说:120万。张真去和瓦房店牢狱协商。

  开庭后,吴玉兴在2015 年9月22日去辽宁省牢狱打点局的信访室说明环境,这里的礼貌处白处长欢迎了我。我说明白来的目标。白处长说:我可以给你们协调磋商,你此刻到我们这来没用,比及了法院宣判功效下了你们不满足找我们,我们再给你办理。2015年9月月24日,瓦房店牢狱徐善学给我打电话,让我到牢狱关于抵偿问题.我说按国度抵偿法正常抵偿最低不能低于120万。徐善学说要的太多。

  2015年9月25日,我接到了瓦房店牢狱打点十监区牢狱长打来的电话,让我和他晤面,所在是润和小区那香柏的房间里。晤面后他说我是通过私人角度来找你谈。第一是向你致歉;第二、我做了对死者吴玉锋犯了个小小的错误。我说:你犯了什么错误?他说:你别问了,我是来给你办理问题的。我说:那你就是谈抵偿问题是几多吧?他说:对,假如咱们私下不这样办理的话,我就没有事情了,我就求求你给我一份事情!我说:我没有本领让你没有事情,我家吴玉锋灭亡的事,你犯的错误,不是我让的,是你本身犯的错误,有没有事情和我没有干系,是你本身犯的错误!你筹备抵偿几多?他说:80万元,牢狱拿一部门,我本身再拿一部门。我说:不可。他说:那归去再磋商。

  2015年10月份,瓦房店牢狱打点十监区的牢狱长又找我谈话,所在是瓦房店牢狱的老干部勾当中心,某一个房间晤面。他又和我谈抵偿问题,内容是本来80万元抵偿又酿成50万或60万了。我没有讲任何话,回身就走。

  2015年11月末,我又接到瓦房店牢狱徐善学的电话,电话中说:老吴有没有时间过来一趟,你是什么想法?我说:我照旧本来的想法稳定。徐善学说:牢狱就给你70万元,行你就过来。我说:我不能已往。

  3、今朝诉求

  1、 瓦房店牢狱当局不作为,当事的禁锢人员、狱警有不行推卸的责任,违法违纪。

  这是赶时间救治生命了吗?而我知道相助医院是在正常有病无生命危险和狱内医治不了的环境去医院举办疾病治疗,为什么不消求救120来急救?120车上就急救法子,随车有大夫,有氧气等一些抢救必需医疗设施和抢救医护人员。我猜疑拉出去急救只是个形式,没出瓦房店牢狱吴玉锋就已经灭亡。

  我们到现场看到尸体已经冰冷僵硬了,尸体死后几小时才会僵硬,试问你们这点知识比我更应该知道吧!我猜疑吴玉锋什么时候灭亡的,十监区看守狱警基础不知道,只是开晚饭时才发明罢了。

  2、 瓦房店牢狱相关当局人员,瓦房店牢狱的狱警有关人员有容隐、掩盖事实、阻拦事实真相、弄虚作假、掩盖证据或歼灭证据。

  (1) 事发后,我强烈要求寓目吴玉锋灭亡之前2014年4月9日——24日的监控录像。牢狱先说有,说侦查阶段不能看,有关资料已移交查看院。到了查看院,查看院答复说瓦房店牢狱有原始的监控录像,我们这不能给你寓目,要看得比及法院开庭再寓目。开庭时就酿成没有监控录像了。这么明明的问题,谁来答复?据我相识辽宁省司法厅有划定,各个牢狱的监控都是全省联网的,而且强调各个牢狱各个牢狱“小号”等重点非凡群体的禁锢场合全天24小时看守狱警不得分开,监控不得有妨碍。这又怎么表明?是比及我到省厅请求查察吗?你们说没有就没有了吗?这不是在违法吗?对监犯的生命权、康健权严重的蹂躏吗?

  (2) 看守狱警勾串四名监犯掩盖事实真相。开庭四个监犯庭上答复问题自相抵牾。我此刻认为吴玉锋的死是四名监犯打死的实质真正凶手就是看守十监区的狱长和看守十监区的狱警。因为吴玉锋在小号在押中三次出外就医不通知家眷,急救时还不通知家眷。四名监犯不值一个班,那么打吴玉锋就不是一个时间,那么狱警干什么去了?没瞥见照旧瞥见了不管?四名监犯当庭认罪了,法官张真问话中由两名说没有打吴玉锋。为什么要认罪?这不是勾串又是什么?只有勾串好了心里有了底才会不在乎功效如何。

  (3) 庭审中监犯说死者吴玉锋没进食,那么奉告家眷讲在吃晚饭时发明死者吴玉锋抽搐,是饿抽了照旧打抽了?剖解尸体中发明死者吴玉锋胃里没有任何食物,为什么?我们家眷猜疑,死者吴玉锋进到小号就没有吃过饭,再加上四名监犯的殴打,严重的体罚,致使抽搐灭亡,看守的狱警都哪去了?监控看守的狱警又哪去了?
  3、 瓦房店牢狱打点教诲不作为,致使吴玉锋灭亡事件产生。

  4、 强烈要求追究瓦房店牢狱与此事相关人员的刑事责任,追究相关人员违法违纪的不作为责任。
  

  

  

  

  

  

  

(责任编辑:admin)
织梦二维码生成器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表情:
用户名: 验证码:点击我更换图片
栏目列表
推荐内容